网站首页 >> 邓姓名人 >> 文章内容

东汉德才兼备的皇太后:邓绥

[日期:2013-08-16]   来源:宣汉县邓氏宗亲网  作者:宣汉县邓氏宗亲网   阅读:1568次[字体: ]

东汉德才兼备的皇太后:邓绥
 
 
作者:邓远行  来源:互联网    点击数:78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8-14
 

 

 
东汉王朝最杰出的皇太后,恐怕就是汉和帝刘肇的皇后邓绥了。
     邓绥(80--121年)出生在家世显赫且人口众多的大家族中,祖父是东汉的开国元勋,云台二十八宿之首、高密侯邓禹,父亲邓训为护羌校尉,母亲阴氏为汉光武帝皇后阴丽华的堂侄女。可能是受良好家庭教育的缘故,也许是天性使然,小绥绥自小就乖巧、聪敏、善良、体贴他人,深受长辈们喜爱,她的奶奶太傅夫人非常喜欢她。一天,奶奶突然兴致大发,亲自为她剪头发,但终归年纪大了,眼花,结果一不小心剪伤了她的后额。此时才五岁的邓绥强忍着痛,若无其事。事后,左右丫环奇怪地问她,难道不痛么?邓绥说:“我不是不痛,只是觉得太夫人喜欢我,才亲自为我剪发,我怕老夫人知道了伤心,所以就强忍着罢了”  
      邓绥自小就喜好读书, “六岁能史书,十二通诗、论语” ,经常与兄弟们探讨经书、典籍,但对女工之类的事情却不太喜欢。她母亲对此有些不高兴,说“你不学习女工,不织布裁衣,却总是读书研究经史,难道想做女博士么?”小绥绥不想违逆母亲的意愿,于是白天学习女工,晚上诵读经史。而她父亲邓训却感觉女儿天姿聪敏,异于常人,因而 “事无大小,辄与详议” 。  
     永元四年,邓绥十二岁,原本已被拟定进宫,但恰恰在此时,父亲突然去世了。这对她来说无异是晴天劈雳,她“昼夜号泣,终三年不食盐菜” 当三年服丧期满之时,邓绥已经憔悴不堪,连亲友都快认不出她来了。她的孝顺与善良,让亲友们无比感动。
     永元七年(公元95年),邓绥再次被选入宫中。《后汉书》记载 “后长七尺二寸,姿颜姝丽,绝异于众,左右皆惊” (邓绥身高“七 尺二寸”是汉代时的尺寸, 相当于现在1.7米)。此时汉和帝刘肇已是十七八岁,一见邓绥,也被邓绥的姝丽姿容及婷婷玉立的身材所倾倒。
     永元八年(96年), 邓绥被立为贵人,居于嘉德宫,地位仅次于皇后。她自幼饱读经史,深知宫庭险恶,因此,处处小心翼翼,谨慎有加。对待阴皇后,她 “恭肃小心,动有法度” 每逢宫中宴会,六宫妃嫔贵人都竞相修饰,浓妆艳抹,争奇斗艳,邓绥却独着素妆,没有过多的装饰,当她发现自己穿的衣服与阴皇后的衣服颜色一样时,立刻就去换掉;与阴皇后同时面见和帝时,她从来不敢正坐,只是侧身坐着相陪;与阴皇后一同走路时,则微躬身躯。汉和帝每每有所询问,邓绥也总是逡巡再三,从来不在阴皇后开口之前讲只言片语。处处体现了礼法上姬妾服从妻子应有态度。对其他妃嫔,常卑辞克己,曲意抚慰;即使是宫中隶役,邓绥也皆施以恩惠,从不盛气凌人。对此,和帝深深感叹 :“修德之劳,乃如是乎!” (“自古以来,人们对道德的苦苦修行和追求,大概就是像邓绥这个样子吧!”)。 邓绥在宫中的表现堪称封建社会传统道德的典范。 
     邓绥的谦恭,赢得了和帝的赞赏,以及宫里上下的敬重。阴皇后明显感受到自已的地位受到严重威胁,内心的妒嫉也就愈发强烈,以致她对和帝态度也一反常态,每当和帝来到她住的长秋宫,阴皇后就推说有病,不与皇帝亲热。此时,她与邓绥都无子嗣,后宫所生的几位皇子,也都不幸夭折。聪明的邓绥虑及皇帝继嗣不广,常垂涕叹息,多次推选才人进御,希望能为皇上生下龙种,以博取和帝的欢心。
     久而久之,和帝觉得邓绥比阴皇后更近人情,而且处处为汉室着想,所以,就格外高看她一眼。 一次,邓绥染病,和帝为表示恩宠,特命邓绥的母亲和兄弟入宫照料,且不限定日数。按汉朝的宫禁制度,这确实是格外加恩了。但邓绥恃宠不骄,劝和帝道:“皇宫是何等重要的地方,您让外戚长时间住在这里,会让人觉得您偏爱我,这会损害您和我的声誉,这是我不愿看到的啊。”和帝听后,深受感动:“别的女人都巴不得家人能够随意出入,以证明自己得到了皇帝的特殊恩宠,而你却为江山社稷着想,真是难得啊”。至此,心中受的天平更倾向于邓绥了。    
     阴皇后逐渐失宠,她见人事不济,便想借助巫蛊妖法来诅咒、陷害邓绥。以挽回局面。
     事也凑巧,永元十三年(101年)夏天, 25岁的汉和帝 生了一场大病,眼看要不久于人寰。 阴皇后不忧反喜,私下里狠狠地说“我得意,不令邓氏复有遗类! (一旦我可以完全掌权,不会让邓家再有后代遗留下来)。
     邓绥在宫中人缘很好,有人把阴皇后的这番话偷偷地转告了她,希望她有所防备。邓绥听了,不啻五雷轰顶。她深知,和帝病危,命如游丝,但除了皇后以外,六宫非皇上宣召不得入侍请安,万一皇上有个三长两短,又无嗣君,阴皇后临朝称制,如果对自己下毒手,甚至仿效吕后残杀戚夫人的“人彘”旧事,到那时,那结局就太悲惨了。 她不禁泪如雨下,对身边的人说:“我竭诚尽心地对待皇后,非但不能得到福佑,实在是天降罪于我。妇道人家虽无从死之义,但当年周武王病,周公请以身代死;楚昭王病,越姬以死求其无恙。史言昭昭,为万世楷模。如今皇上病重,我亦当效法先贤烈士,以死乞求皇上安泰。我今日虽死,却可以上报皇上隆恩,中可解宗族横祸,下可不使阴皇后肆恣毒志,令我受当年戚姬‘人彘’之苦”。
     关于“人彘”,说的是汉高祖死后,吕后将高祖生前宠爱的戚夫人割断手足,放入酒瓮,置于厕所,被称为“人彘”的旧事。对于熟读经史的邓绥来说,人彘这样的惨事自然是熟知的。因此她打算立即服药自杀,幸好一位叫赵玉的宫人竭力劝止,并且谎称,有信使来报,和帝病已经转好了,邓绥才放弃了自杀的念头。
     第二天,和帝果然病体康复。邓绥躲过了人生灾难中的最大一劫。  
    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阴皇后暗使巫蛊妖术的事传到皇帝耳中。这种巫术,在汉代十分盛行。暗使巫蛊妖术属非常严重的罪行,朝廷对此严令禁止。
     永元十四年(102年)夏天,阴皇后与其外祖母邓朱等共行巫蛊之事被人告发,和帝下令彻查,结果证据确凿,于是,阴皇后被废。从长秋宫迁出,迁入桐宫。其父畏罪自杀 ,涉案的兄弟及亲属被迁徙到景县,其他宗亲一律免官,勒令回乡。阴皇后最终忧惧而死。阴皇后获罪时,邓绥曾出面替她求情,但和帝没有恩准。五年之后,已成为太后的邓绥下诏赦免阴皇后亲属,并且返还了五百余万的家财。从此事可看出邓绥的宽厚仁慈之心。
     永元十四年冬(102年),朝臣奏称:长秋宫(皇后)虚位,应选贤德者充任。和帝不加思索地选定了邓绥。他说 : “皇后之尊,与朕同体,承继宗庙,母仪天下,岂能轻视?朕以为邓贵人德冠后宫,贤称天下,最为合适。”邓绥闻知,连忙上疏表示辞让。她虽然再三推却,但朝议已定。这年冬至,邓绥被立为皇后。 册拜皇后的大典刚过,和帝就收到邓绥亲笔写来的表章。邓绥在表中态度诚恳地陈说自己“德薄”,实在不足以充“小君”之选,再次展示出她谦恭礼让的品德。
    邓绥登上皇后宝座后,依旧谦和平易,从不居尊自傲,生活上更是俭朴节约,决无丝毫放纵。她下令禁绝止各地郡国上贡珍奇之物,只许在岁终时供些纸墨而已。和帝想按成例封赏邓氏外家,邓绥每次都再三推辞,婉言谢绝。
     元兴元年(105年),汉和帝驾崩, 二十五岁的邓绥被尊为皇太后。
由于邓绥无子,而汉和帝的长子平原王刘胜又患有严重 疾病不能继位。邓绥于是将寄养在民间的汉和帝幼子刘隆迎回宫中。这是中国历史上即位年龄最小的皇帝,即位时,刚刚出生三个多月,历史上称为殇帝。可是汉殇帝即位不足一年便夭折了, 为此,邓绥向天下发布诏书, 立和帝之兄、清河王刘庄的儿子、十三岁的刘祜为帝, 是为汉安帝。 
     邓绥执政初期,自然灾害频繁发生,据后汉书记载,自然灾害在汉代(西汉、东汉)四百年历史上最为严重时期。 那时,国家内忧外患,四夷入侵、盗贼蜂起。
      延平二年(107年),全国就有十八郡发生地震、四十一郡遭严重水灾、二十八郡遭风雹侵袭。对此她心急如焚,日夜操劳。她分派官吏巡视灾情严重的州、郡,开仓赈灾,抚慰百姓,开放国有山林、池陂,惠利于民;免除灾区一至三年的田租赋税,赐无地贫民公用土地,贷给种子,假给耕牛等。
     针对财政不足的状况,她大辐度减少朝庭经费开支,精简冗员,减去宫中多余人员共五百多人,削减宫廷的膳食、衣服和器具的费用,官员的固定开支由每年将近二万万钱,削减至几千万钱,取消各种金银饰物、珍奇珠宝、锦绣等奢侈的摆设,并要求为宫中制造锦绣、珠玉、雕刻等玩器的工厂全部停止生产;上林苑的猎鹰、猎犬全部卖掉,各地离宫、别馆所储备的米、粮等物,一并减少。各郡、各封国的贡物,也将数量削减一半以上。除了供奉皇陵祠庙以外,不得使用肉类食品及精白米面等各种食物。她自己以身作则,每日早晚只吃一次肉食。
     为稳定边疆局势, 她采纳西域都护府要求留任班超之子班勇的进谏,重新打通中原去西域的通道,派兵抗击匈奴;对于西羌等地的少数民族的暴动,她听从虞诩等人计策,先用武力平息,再以赦免战俘、安抚和谈等办法,来稳定民心,逐渐使边陲局势恢复宁静。
 在她的勤勤勉勉、励精图治的统治之下,尽管自然灾害如此严重,经济生产仍得到恢复,史称 “天下复平,岁还丰穰 ” 东汉王朝得以渡过难关。     
      邓绥白天面对繁重的朝政事务,躬身处置,晚上闲瑕之余则诵读经史,孜孜不倦。她非常好学,同时尊重和重视有真才实学的人才。她经常向博学多才的班昭请教学问,并咨询政事。班昭是著名的史学家班彪之女,《后汉书》作者班固之妹,和帝时,班昭续写其兄未完成的《后汉书》。在邓绥临朝执政后,班昭写下了对后世有深远影响的《女诫》等作品,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具有深远影响的女学者、历史学家。
     对于宦官蔡伦,邓绥十分欣赏他在经史学术的才华,她指定由蔡伦牵头,并特选当时的儒学大师刘珍、良史等五十余人,对五经、诸史等书籍残缺错漏之处逐一进行校正、修订。后来蔡伦发明了影响世界文明进程的“造纸术”,邓绥下令大力推广,并封蔡伦为“龙亭侯”,邑三百户。
     邓绥求才若渴, 多次向下诏,要求朝中大臣及地方官员 层层推举"贤良方正"及"明政术、达古今、能直言极谏者"。她执政期间,如何熙、杨震、陶敦、朱宠、陈禅等贤才,都得到朝廷重用。  
      邓绥十分重视身边的近臣、宫人及贵族后代的教育。五经、诸史的校正工作结束后,她命中宫近臣以及宫人们,日夜诵读,朝夕不止。 元初六年(119年),她创办了一所贵族学校,并专门下诏征召和帝之弟济北王、河间王5岁以上的子女四十余人,以及邓氏近亲子孙三十余人入校学习,有时还亲自监考。 对于这一做法,她曾对堂兄弟河南尹邓豹、越骑校尉邓康等说:“我之所以做,是因为眼下承前代之弊,只知享乐,伪劣滋生,若不大力劝导,将使风俗日薄,人心难教,尤其是贵戚食禄之家,饱食终日,无所事事,往往由此招来祸患。故而要以德化教育子孙,使他们有所约束,不致于触犯国法,希望你们能明白我的苦心”。    
     邓绥在刑狱上精明体察,常能破除冤情。
     和帝刚去世的时候,宫中丢失了一箧大珍珠,邓太后认为如果严形拷问,可能会屈打成招,她将有嫌疑的宫人都召集前来来讯问,察颜观色,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,藏珠者心虚,当时便主动认罪。
     不久又发生了另一大案,宫中的吉成的被人告发暗行巫蛊之术,吉成被庭尉拷问后,果然俯首认罪。但邓绥却起了疑心,认为吉成对先帝一向非常忠诚,且得到先帝的恩宠,看么可能暗行巫蛊之术呢?于是,邓绥坚持要亲自去复审,经过详细迅问核实后,真相大白:原来是和帝时的其他男宠因妒恨吉成被和帝百般宠爱,趁着和帝去世的机会,共同诬告吉成,想置他于死地。邓绥终于还了吉成一个清白,并将诬告者依法治罪。众人无不为之叹服,皆称太后圣明。
     永初二年(108年)夏,京师洛阳遭受大旱。邓绥亲往洛阳寺复核囚徒。在复核过程中,其中有一位犯人,在即将被押下去时,抬起头目光紧紧地望着太后,似乎有话要说。邓绥感到有问题,立刻将这个囚犯押回,重新讯问核实,结果,此人确实冤枉。邓绥遂当场将他释放,并将主持此案的洛阳令收监抵罪。这时本来晴朗无云的天空突然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天空下起了人们盼望已久的大雨,老百姓久旱逢甘雨,自然是欣喜若狂。事后有人把邓太后亲审案件使受害人得到伸冤与天降大雨联糸起来,大家议论纷纷,认为是太后的仁德感动了上苍。
     大概邓绥也深信,这是冥冥之中上天的感应。因此,后来每逢大旱,邓绥都要亲往洛阳寺复查囚徒,审理冤狱,整顿司法, 
     邓绥为人宽厚善良,她先后下诏赦免释放自东汉开国以来因罪囚禁者,包括明帝、章帝时期被废黜的马皇后、窦皇后两家以及阴皇后的亲族,并返还阴皇后亲族五百余万资财。对因受阴皇后案株连的被遣免者,或赠赐财物,或赠赐田地,给以生计。这对于社会秩序的安定起了积极作用。 
     东汉王朝中期,皇帝继位时大都是在未成年甚至是幼年继位,因此,太后往往“临朝听政”。据后汉书记载:整个东汉时期 “皇统屡绝,权归女主,外立者四帝(安、质、桓、灵),临朝 者六后(章帝窦后、和帝邓后、安帝阎后、顺帝梁后、桓帝窦后、灵帝何后),莫不定策帷帘,委事父兄,贪孩童以久其政,抑明贤以专其威”。 但邓绥与自汉代以来那些名义上是太后临朝,实际上却是“定策帷帘,委事父兄”的情况不同。她把最高权力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只允许他们参与政事,不许他们胡作非为。她对自已越信任人要求越严。在这方面来说,无论是西汉、还是东汉,任何一位临朝称制的太后都远远不及她。   
     殇帝延平元年(106年),她封邓骘任车骑将军,仪同三司,邓氏的兄弟也官居要职,据后汉书记载“凡侯者二十九人,公二人,大将军以下十三人,中二千石十四人,列校二十二人,州牧、郡守四十八人,其余侍中、将、大夫、郎、谒者不可胜数”。邓绥虽然大量起用外戚,但却不容族人飞扬跋扈,败坏自己和整个家族的声誉。。安帝永初元年(107年),邓绥特意给南阳郡的地方官下达诏令 : “每览前代外戚宾客,假借威权,恣肆不法,咎在执法懈怠,不能依法制裁。今车骑将军邓骘等虽怀敬顺之志,但家族广大,姻戚不少,难免有人奸猾不肃,多犯宪禁;汝等应严加检敕,依法办事,勿相容护包庇。”要求他们对邓骘家族及其姻亲,严加管束,如有违法,严惩不贷。南阳郡乃是光武帝刘秀的起家之地,同时又是皇太后邓绥的家乡,这里到处都是强宗豪权之家。邓绥为此专门下诏的用意,可想而知。在邓绥的严格要求下,邓骘本人及家族基本做到遵纪守法。有一次,曾经送给邓凤几匹良马的中郎将任尚,因盗窃、克扣军粮被押往廷尉衙门审理。邓凤害怕得马的事败露受到牵连,就向父亲邓骘说明情况。邓骘十分惶恐,便将妻子和儿子邓凤剃成光头(髡刑),带着他们向邓绥谢罪。
     在东汉历史上,邓氏一门可以说是最为显赫最有权势的外戚,但由于邓绥注意“检敕宗族”严加约束 ,邓氏宗族成员并不像其他时期的外戚那样骄横跋扈,基本上做到遵纪守法,时人称为“阖门静居 ”。邓骘和邓绥一样崇尚节俭,且不恃权用私,虽然武功平平,但在道德上赢得了很好的声誉。 
     邓绥鞠躬尽瘁、忧国忧民、日夜为国事操劳,且政绩颇丰,得到朝庭内外大多数人的认可和景仰。元初五年 (118年),大臣们纷纷上书称颂邓太后: “兴灭国,继绝室,录功臣,复汉室……巍巍之业,可望而不可及,荡荡之勋 可诵而不可名。” 。 平望侯刘毅上书安帝,认为“皇太后膺大圣之姿,体乾坤之德,齐踪虞妃(娥皇、女英,比迹任(文王母)、姒(武王母),孝悌慈仁,允恭节约,杜绝奢盈之源,防抑逸欲之兆。正位内朝,流化四海。考检古代名妃贤母,无有像皇太后之功著者。” ,因此, 应按汉朝的典章制度, 为太后作传记,使太后的功德永传于世。
     永宁二年(121年)初 ,邓绥由于操劳过度,经常通宵咳嗽,咯血不止,她深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但仍然坚持到上朝,会见群臣。看望刚修缮新宫的皇太子刘保,并拜谒光正帝陵墓。病危时下诏:“朕以无德,托母天下,而薄祐不天,早离大忧延平之际,海内无主,元元厄运,危于累卵。勤勤苦心,不敢以万乘为乐,上欲不欺天愧先帝,下不违人负宿心,诚在济度百姓,以安刘氏。自谓感彻天地,当蒙福祚,而丧祸内外,伤痛不绝。顷以废病沉滞,久不得侍祠,自力上原陵,加咳逆唾血,遂至不解。存亡大分,无可奈何。 公卿 百官,其勉尽忠恪,以辅朝廷。” 并 大赦天下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她坦然地向天下臣民宣布自己的病情,念念不忘的是天下苍生和汉室的安危。邓太后死前的遗诏,声泪俱下,感人至深,直至今天读来,仍让人感动。同年3月, 邓绥病逝,享年41岁。她与和帝合葬顺陵。   
     然而,人无完人。邓绥在安帝成年后仍执掌国政,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。因此,虽然勤勉为国,但却仍然引起一些朝臣的不满和反抗,邓绥刚刚去世五个月,安帝身边的宦官江京、李闰等人便罗织罪名,诬陷邓氏家族成员曾有废黜安帝的图谋。安帝遂向邓氏家族开刀,有的被削爵,废为庶人;有的流放边郡,后在地方官的威逼下,被迫自杀;有的遣返原籍,家资田宅皆被充公。邓骘与儿子邓凤自知申冤无门,绝食而死。
     邓氏家族忠心为国,却蒙遭冤狱,天下正直善良之士无不悲愤。大司农朱宠用车子赤裸上身,拉着邓骘的棺材,上朝为他鸣冤 。接着,朝中大臣也纷纷上书,为邓骘鸣不平。安帝不知是迫于无奈还是猛然醒悟,遂下诏将邓骘隆重安葬在洛阳北邙山的邓氏家族祖坟之中。邓骘归葬之日,公卿百官同去吊唁,无不悲伤。一直到顺帝即位后,才为邓骘恢复了名誉,并恢复姻亲地位。
     邓氏家族的兴衰几乎与东汉王朝相始终,邓氏家族由盛转衰,也是东汉国运由盛转衰的写照。
     从此,东汉王朝宦官、外戚两大势力交替把持朝政,直至东汉灭亡。
 
[ 责任编辑:邓云 ]

相关评论